2020-01-27 23:29:42新京報 記者:李桂 龐礴 海陽 李英強 編輯:滑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綠色通道、通行證、醫院證明:醫療捐贈物資出入武漢記

2020-01-27 23:29:42新京報 記者:李桂 龐礴 海陽 李英強

白天,肖昌文群里的400多名司機開始輪番撥打三位警官的電話,表達支援一線的想法、申請特別通行證。當天晚上,肖昌文終于拿到了兩張“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肖昌文把其中一張貼在車窗上,很管用,橋頭、隧道口、高速路口的交警看到,便會撤掉路障放行。

1月26日,離漢通道關閉的第三天,包括湖北省第三人民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黃陂區人民醫院等在內的25家大醫院已先后發布求助信息,稱護目鏡、口罩、外科口罩、醫用帽、防護服、手術衣等耗材告急,有些醫院的物資儲備只夠維持3-5天。


同樣發布求助信息的,還有全國各地捐贈醫療物資的愛心人士、幫忙對接信息的志愿者、愿意提供運送支持的貨車司機:1月25日,3萬套防護服在武漢蔡甸區,需要大量車輛和司機分發至醫院;1月25日晚間,深圳有大批物資滯留,包括500箱口罩、消毒水和防護服等……


如何對接醫院和司機、讓這些捐贈的醫療物資流通順暢,成為供需雙方亟待解決的問題。


志愿者們正在搬運物資。 受訪者供圖



為此,1月24日,湖北省公安廳下發緊急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機關密切配合,全力做好運輸支持保障工作。通知要求,省內各級、各地公安機關按照省委省政府、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統一部署,建立應急物資運輸保障機制,專人對接協調。此外,湖北省公安廳還建立了省市應急物資和專業技術人員聯動保障機制;武漢進出城道路,除運輸活禽貨車禁止通行外,其他貨車允許通行。


春節假期的招募



40歲出頭的肖昌文是武漢市江岸區的一名貨車司機,有一輛4.2米長的廂式貨車以及一腔熱情,“在湖北貨車司機圈子里,有人不知道肖昌文,但沒人不知道我的網名肖十一郎。”


自1月23日離漢通道關閉始,武漢各家醫院陸續發布求助信息,其中不少是希望招募貨車司機運送物資。這些信息如潮水般覆蓋了肖昌文的微信群、朋友圈,他知道,春節是貨車司機們為數不多的假期,許多人和他一樣還在休息。


缺司機的問題,在春節臨近時已經開始。


1月25日,新京報記者致電十余家分布在武漢各區的貨運站,幾乎全部處于停業狀態,貨車司機均在家休假,要到農歷正月初七、初八左右才會上班。一名離漢返鄉的貨運站老板表示,春節期間,物流需求沒那么旺盛,所以許多公司暫時停業。“這段時間,武漢沒有司機也暫時不會出現問題。要到正月初七、初八,居民的年貨儲備耗得差不多了,各公司機構正常運轉,倉庫的儲備才顯出不足。”


而新型肺炎疫情的來臨,無疑增加了貨車司機的缺口。1月25日,一名從武漢返回十堰市過年的貨車司機告訴新京報記者,由于離漢通道關閉,貨運站不知何時恢復營業,所以自己“暫時不會回去”。


本地貨車司機大多與普通市民一樣,在家閉門不出。一名武漢的貨車司機說,他從1月23日后再未出門,最大活動半徑是在小區內散步。


就在各種捐贈物資難以抵達武漢時,肖昌文接到了武漢市江岸區交通運輸局運管科科長唐某的電話。那是1月23日,唐某希望肖昌文幫忙組織一支貨車司機志愿者隊伍,協助武漢市紅十字會運送醫療用品等各類物資。


之所以找到肖昌文,是因為他是微信群“湖北省個體貨運協會”的群主,群里400多名成員都是湖北省內的貨車司機。


1月27日,肖昌文把車停靠在武漢市紅十字會門前。受訪者供圖


早在唐科長找到肖昌文前,各種物資求助、司機招募的消息就在群里出現過,大家紛紛表示愿意響應。但那時,湖北省13個地級市的離城通道均已關閉,高速公路也設了路障,國道、省道和鄉縣道路中不少堵了土方,無法行車,所以武漢市外的司機們愛莫能助。


到了1月24日,向肖昌文表示可以提供幫助的司機,只有武漢市內的十余人。“開始十多個人跟我說可以,最后確認能來的只有4個人。”志愿者司機文成說,每次出任務,司機都要面對家人的阻攔,“但是作為武漢人,武漢有難,怎么能不救呢?”


從后方協調到紅十字會通行證


1月24日晚上10點多,肖昌文從武漢市紅十字會接到任務:他要帶著兩輛貨車到100多公里外的咸寧市取口罩。


那天是大年三十,肖昌文接到任務時,春晚剛演了一半,他自己也喝了酒。他在群里迅速召集可以即刻前往咸寧的司機和車輛,一個多小時后,終于找齊了符合資質的兩名司機、兩輛車。


新年鐘聲響起前,肖昌文戴上口罩走出家門,步行至兩公里外的路口,一輛應約而來的貨車已在路邊等待。他坐進副駕,發現整條路上一輛車都沒有,“當時不覺得緊張,就覺得很興奮。”


但車子駛上武昌高架橋時被交警攔下了。在高速路入口處的路障前,肖昌文撥通了江岸區交通運輸局唐科長的電話。唐科長說,為防止疫情擴散,出城車輛必須有通行證,但他也不知道申請通行證要上報到哪一級,只能努力幫忙在后方協調。


一個多小時后,肖昌文收到了放行指令,交警搬開路障,兩輛貨車離開武漢,奔向咸寧。


但肖昌文明白,這種出發后再找人疏通的辦法不是長久之計。1月25日下午,他開始向武漢市紅十字會求助,終于拿到了兩張為外地捐贈物資車輛開出的“專用通行證”。那是一張A4紙大小的通行證,上面標明了車牌號、物資捐贈單位、隨車人數,下面有武漢市紅十字會的紅章以及簽發人姓名、聯系方式。


1月25日晚間,武漢市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為武漢市紅十字會運送物資的漢內、漢外車輛,基本都能拿到這樣的通行證,以保證他們出城。


武漢市紅十字會簽發的“專用通行證”。受訪者供圖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志愿者田曦,也拿到了和肖昌文一樣的武漢市紅十字會“專用通行證”。


田曦的目標,是到湖北省孝感市孝昌縣接收一批口罩,再送進武漢。這批口罩是由綠發會志愿者從江蘇運到孝昌的,一共6萬個。


1月26日凌晨0點40分,田曦向孝感的應城市人民醫院借了一輛救護車,和司機一起從應城出發,到達武漢時已是凌晨3點多。6萬個口罩被分成兩批——一半被近分配給幾家醫院,另一半被送到武漢市紅十字會。


靠著這張通行證,1月26日早上7點多,田曦和救護車順利離漢。


“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


據新華社報道,自1月24日起,湖北省交通運輸廳對運送醫療救援物資、運送群眾生活物資、運送保障城市運行的水電氣等相關物資的三類車輛高速放行,同時與公安交管部門聯合開辟“綠色通道”,確保運送防控物資的車輛暢通無阻。


各交通大隊執勤民警現場查驗后,凡是進城為武漢市供應醫療器械、藥品類物資、生活必需品(活禽除外)、建筑材料等的貨運車輛,一車一證,發放特別通行證并放行;出城貨運車輛,現場回收蓋章特別通行證,駕駛員及乘車人員無發熱癥狀的,予以放行。


上文所說的特別通行證,全稱“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由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雖然綠色通道已經開辟,但對貨車司機來說,要想拿到這張通行證并不容易。


1月25日,多名與肖昌文合作的志愿者司機按照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的公告,給負責捐贈物資通行保障的三位警官打電話,希望可以拿到“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但電話常常占線,基本打不通,文成好不容易通過了一次,但警官在電話里表示,自己也無法為車隊的司機們辦理通行證,“解決不了”。


1月26日白天,肖昌文群里的400多名司機開始輪番撥打三位警官的電話,表達支援一線的想法、申請特別通行證。當天晚上,肖昌文終于拿到了兩張“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同樣是A4紙大小,背面寫有使用規則:僅限防疫期間使用,公安交管部門蓋章后有效。


武漢市交通管理局簽發的“疫情防護特別通行證”。受訪者供圖



肖昌文把一張“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貼在車窗上,很管用,橋頭、隧道口、高速路口的交警看到,便會撤掉路障放行。剩下的幾張通行證被他放在車里,以備其他車輛需要。


1月26日,肖昌文帶著紅十字會的“專用通行證”、交管局的“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奔波于武漢天河國際機場、武漢市紅十字會與武漢市內的兩家醫院之間。他要把剛剛落地的醫療物資運往紅十字會,并分發至這兩家醫院。以往熟悉的道路,這幾天變得空空蕩蕩,餐館全部店門緊閉。早上出門時,肖昌文帶了兩包方便面、一瓶礦泉水,但水到下午就喝光了,沒處買。方便面也沒法泡,等在機場時,他拆開包裝迅速啃了幾口。


轉運完物資回到家中,已是1月27日凌晨4點多。已過不惑之年的肖昌文十分疲憊,妻子披上衣服為他熱了一碗湯。第二天早上9點鐘,他再次整裝出發。


閘口交接


1月26日早上8點多,武漢市內某網約車公司的陳亮到武漢市武東收費站接收物資。那是一批從上海運來的醫療用品,總計10萬件口罩和防護服。


陳亮是這家網約車公司的投資監管部部長,疫情爆發后,他依托公司平臺,又經過朋友圈發布,組織起了一支擁有600余輛汽車志愿者的隊伍。既有小轎車,也有貨車,司機遍布各地。


上海的司機開了一輛廂式貨車,臨近武漢時不愿進城。司機表示,如果他的車子開進武漢,返滬后要接受非常嚴格的檢查,人也可能會被隔離。


陳亮很理解,率領20名志愿者開著20輛小車來到武東收費站的路障閘口,“我們的車隊基本保持一輛車只配一名司機的狀態,不會帶另外的人出城,就是一名司機把車開過去取貨,然后再把車開回來。”


離漢通道關閉以來,武漢周邊就開始出現各種閘口、路障。依據陳亮的觀察,閘口一般設在高速公路市與市交界處的收費站;在離漢的省道和國道上,也有檢查閘口。


湖北省鄂州市公安局負責協調捐贈物資的張勇(化名)說,執勤民警會在閘口檢測車上人員及其體溫,包括司機在內,一輛車最多可有兩名隨車人員。此外,民警還要目測簡查驗車上裝載的物資。“比如是不是有活禽,或者有的貨車可能運了‘三無’產品,有的運的不是醫療物資,趁這個時間運其他的東西,所以需要簡單甄別一下。”


陳亮組織的志愿者團隊正在核對物資數據。 受訪者供圖


1月26日,武東收費站的閘口是由紅白相間的路錐設起的路障,收費站與路障間的一段空地屬于警戒區域。警戒區域內,由武漢外出的車輛、其他地方的外來車輛均可進入,所以從上海開來的廂式貨車、20輛志愿者轎車都開了進來,在這里手工卸貨、重新裝車。


陳亮說,這批口罩要分別送往武漢市內的14家醫院,醫院給轉運車輛開出了物資證明。比如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協和醫院開具的情況說明寫道,“因我院醫療防護物資緊缺,茲有東風出行紅旗車隊負責運輸防護物資,希望臨卡點放行,予以通過。特此說明。”落款處還有醫院的紅色印章。有了這樣的證明文件,整個過程沒有阻礙。


1月23日離漢通道關閉后,類似的閘口交接已經成為物資入漢的重要方式。


鄂州市公安局的張勇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就幫忙協調過這樣的事,當時一支車隊要將醫療物品從南京送至武漢,但在進入武漢的閘口處就停住了。“南京那邊跟物資接收單位聯系好,然后等在閘口那里,接收單位安排的車再從閘口那兒把東西運進去。”利用這種方式,外地的車輛不用進城,武漢的車輛也不用出城。


用醫院證明文件出入閘口


作為一名想要捐贈口罩的“熱心群眾”,劉倩倩(化名)的親身感受是:自1月26日起,即便沒有“疫情防控特別通行證”、紅十字會的“專用通行證”,運送物資的貨車也能出入武漢閘口。


劉倩倩是一名“90后”,在武漢讀過4年大學。疫情發生后,她和朋友找到共9萬個口罩,向湖北省慈善總會表達了捐贈意愿。按照慈善總會的分配,這批口罩將捐贈給咸寧市嘉魚縣人民醫院和武漢市內的醫院。1月23日離漢通道關閉前,2萬個口罩被順利送往嘉魚。


那之后,劉倩倩又在互聯網上看到了孝感市第一人民醫院(下稱“孝感一院”)的求助信息,彼時她手上還有7萬個口罩,她決定將7萬個口罩分成三份:5萬個送到嘉魚縣人民醫院,1萬個送往孝感一院,其余1萬個送到武漢市內的各醫院。


按照計劃,1月25日,劉倩倩會將6萬個口罩從武漢市新洲區工廠運到孝感一院、嘉魚縣人民醫院。她找到了貨車司機,但司機擔心貨車出不了城。“我們后來打電話問了公安機關,確實出不了城。”劉倩倩說。


劉倩倩于是撥通了武漢市公安機關公布的24小時“接受運送防控物資車輛求助咨詢服務熱線”,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只能協調市內交通運輸,出了市區“問題解決不了”。市長熱線也說,運送口罩的行車路線如果離開武漢,需找湖北省交管局協調。可湖北省交管局的電話一直打不進去。


協調之下,孝感一院決定安排車輛到武漢取口罩。1月26日,孝感一院的司機帶著醫院開具的加蓋了公章的“紅頭文件”順利入漢,取走口罩后又順利離開。


武漢市漢口醫院為陳亮出具的證明文件。 受訪者供圖


“現在的情況是,只要醫院能開證明就都可以走,而且不一定要醫院出車。”劉倩倩解釋道,文件上必須有司機的姓名、身份證號、車牌號等,還要加蓋醫院的公章,“這幾個東西齊全的話,就可以上路了。”


1月27日晚間,“接受運送防控物資車輛求助咨詢服務熱線”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進入武漢市運送物資的貨車確實可以憑接收物資的醫院開具的證明文件離開武漢。


最近幾天,肖昌文忙得不行,400余人的“湖北省個體貨運協會”群內,仍不斷有志愿者接力報名。在貨車司機們組成的微信群里,目前已有67名司機留下了自己的車牌號、車型、聯系方式,表示24小時待命,聽從調遣。


陳亮也要照顧好自己的志愿者團隊,為司機們協調通行證、行車路線、與醫院對接等問題,還要確保車輛消毒、司機擁有防護物資等。“有些司機還是很害怕的,很有壓力。”陳亮說。


也有一些事情讓陳亮感動。1月26日晚上7點多,陳亮剛吃上飯,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了。對方稱是某食品企業的工作人員,希望向各醫院捐助4000箱方便面、4000箱礦泉水,“他說東西在武漢市蔡甸工業園,但工人放假了,現在沒車,希望我們幫忙運送。”


這意味著,1月27日至少需要200輛車從武漢各地趕到蔡甸。


1月27日上午,陳亮組織的志愿者團隊正在搬運捐贈給醫院的方便面。 受訪者供圖


1月27日中午1點半,陳亮給新京報記者發來一段視頻,視頻中,戴著藍色一次性口罩的工作人員正在往一輛卡車的后備箱上貨。車廂內放著的,則是已經堆好的礦泉水和方便面。

 


新京報記者 李桂 龐礴 海陽 李英強  

編輯 滑璇  校對 李世輝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17175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