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6 12:35:50新京報 記者:閻俠 編輯:陳莉 王宇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19年餐飲老店的抗疫故事:不讓員工掉隊,積極發展外賣

2020-02-06 12:35:50新京報 記者:閻俠

“如果疫情繼續的話,店里的資金最多撐到3月底。”這場疫情讓渝鄉辣婆婆創始人李進飛猝不及防。在餐飲業的“冰川時期”,如何自救成了擺在李進飛眼前的首要問題。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正在讓許多中小企業經歷著生存的歷練與考驗。

  

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緊張的防控工作全面開啟。疫情之外,中小企業的生存和發展也增加了新的挑戰,特別是餐飲、酒店、旅游、實體零售業,其經營現狀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2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確要求要切實維護正常經濟社會秩序。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努力保持生產生活平穩有序。

  

由此,一場經濟界的“抗疫”之戰已經打響。近日,新京報與來自一線的中小企業家深度交流,報道他們目前的生存現狀和需要,以期引起外界的關注和支持,一起抗擊疫情影響、謀求新的發展。今天我們推出“企業興聲”第一期:19年餐飲老店的抗疫故事:不讓員工掉隊,積極發展外賣。

 



同題問答

 

問:目前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答:目前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外賣平臺的傭金。我們想呼吁一下,有萬達在前面做中國好房東,希望外賣平臺也可以借鑒,把外賣訂單的提點降下來。

 

問:最期待的幫助和扶持是什么?

 

答:最期待的幫助就是無論是政府還是媒體,包括相關的行業協會,對正在保障民生的餐飲企業大力推廣、推薦和宣傳,以此來增加單量、增加銷售,更大范圍地保障民生。

 

對我們來說,扶持最大的可能是金融部門,希望政府和金融部門協調,能夠給予遭受困難的餐飲企業提供貼息或無息貸款,讓我們能夠渡過難關。


  


 

疫情突然襲來,讓渝鄉辣婆婆創始人李進飛和15家門店里的1600多名員工猝不及防。

 

最直接的信號是春節訂餐顧客的集體退單。“我們的店主要分布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春節期間,僅石家莊的門店就退了1500桌到2000桌,平均一桌的營收在1000元左右。”李進飛告訴新京報記者。

 

渝鄉辣婆婆的遭遇僅是個開始,隨著疫情持續,餐飲行業進入“冰川時代”。“我們現在還有外賣業務在支撐,即便如此,如果疫情繼續的話,店里的資金最多撐到3月底。”李進飛說,“據我了解,目前至少30%的小餐館暫停營業,這意味著,很多餐飲員工失業了。”

 

但李進飛沒有裁員計劃,他說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員工,等到疫情挺過去,所有員工的工資都會補齊。李進飛也希望在餐飲“存亡”的時期,政府和社會能給企業減減負,如果能提供貼息貸款更是莫大的幫助。與此同時,他也開始了各種各樣的自救。他相信翻過冰川,就是春天。

 


今年1月損失約400萬元

渝鄉辣婆婆“沒有裁員計劃”

 

渝鄉辣婆婆創建于2001年8月,“我們經歷過非典,也經歷過汶川地震(公司有很多川籍員工),但是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們的影響更大。”

 

李進飛解釋道,“主要是我們的門店增加,員工增多,成本高企,每天都在花錢,而疫情直接影響營收。”

 

據悉,受疫情影響,渝鄉辣婆婆今年1月份直接的收入損失約400萬元,其中費用成本損失約200萬元。

 

目前,為了積極配合疫情防控工作,渝鄉辣婆婆在1月26日便開始停止堂食接待,而目前營業的11家門店僅提供外賣業務,每天上崗員工約350人。

 

“堂食是我們營收的主要來源,但是為了消費者的健康,也為了我們員工的健康,停業是必須要做的。”李進飛告訴新京報記者,“每天都有顧客到店里來要求堂食,我們只能耐心勸退。”

 

即便如此,渝鄉辣婆婆目前依然沒有主動關店和裁員的計劃。

 

“非典的時候,我們只有3家店,不到200名員工。當時河北、北京都是重點防控地區,我們就把桌子擺在外面,還拉了一個條幅。我清楚地記得,條幅上面寫著,‘通風透氣防非典,輕松愉快品美食’。”

 

“當時我去每家門店做工作,告訴員工,雖然現在工資少,但是咱們是開飯館的,至少能保證你吃住,別走,咱們肯定會挺過去。現在一看,當年一起熬過非典的很多員工都成為渝鄉辣婆婆的骨干,他們如今是我們企業的中堅力量。”李進飛對新京報記者講述起往昔。

 

“我們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員工。”在本次疫情中,李進飛依然沒有裁員計劃,不過他坦言目前員工的工資并非足額發放。

 

李進飛進一步解釋稱,“現在門店關閉的員工包吃住,付30%工資,門店在做外賣業務的員工也包吃住,發60%工資。這主要是為了保存實力,錢現在是最重要的,我們得先活下去,萬一熬到疫情過去了,沒錢了咋辦。我也給全體員工做了承諾,疫情過去之后,企業運營正常了,所有員工的工資都會補齊。”

 

積極發展外賣業務謀自救

力爭每日5000單

 

19年前,李進飛就職于某媒體公司廣告部,在和客戶接觸時發現了川菜的商機。經過一段時間的實地考察他毅然辭職創業,成為一名“開川菜館的河北人”。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李進飛率先想到的也是自救。“我們的外賣業務本來占營收的20%,受疫情影響目前有所下降,參照之前營收大概占比為15%。”

 

“顧客有用餐需求,我們現在打通各種渠道及平臺保證消費者需求。當前外賣單量約1500單/天。等到2月10日之后,大量企業復工相關需求還會增加,我們的愿景是做到3000單/天甚至5000單/天,這樣就可以支撐我們挺過疫情。”

 

談及消費者的外賣需求,李進飛給新京報記者講述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有位女士要求送餐的地點是一家醫院,她在備注上寫著“千萬不要退單呀,拜托了,你可以送到停車場外,我們自取,謝謝啦!”

 

“現在很多商家看到醫院的訂單都不愿意接,我們看到備注后,不僅接單,門店員工還在訂單小票上寫了句話,‘您負責保護世界,我們保護您’。”

 

“那個店的店長后來告訴我,最近的訂單主要集中在302醫院和307醫院,我們店內也對每一位進店的外賣小哥進行體溫檢測登記。”李進飛說道。

 

(受訪者供圖)

 

據了解,在疫情期間渝鄉辣婆婆推出“無接觸式外賣服務”,通過6個環節,加強疫情防控,保障店員、外送員和消費者的安全與健康。

 

具體為,“強化餐廳消毒,增強消毒頻率”“員工在餐廳、外送員送餐時,全員佩戴口罩”“餐廳員工、外送員每日測溫,專人記錄追蹤”“外送員送餐前后立即洗手消毒”“專人裝箱,搭配安心封口貼,每次配送后立即清潔消毒”“所有外送單附上‘渝鄉辣婆婆安心卡’,食品安全、裝餐安全、配送安全實時追蹤”。

 

 

 

新增外送蔬菜業務去庫存

與上下游共渡難關

 

人工、租金、原材料是餐飲企業的三大成本支出。廣東餐飲協會秘書長程鋼告訴新京報記者,“由于顧客少,為了去庫存,目前有的飯店已經在門店擺攤賣菜了,主要為了處理保存時間短的生鮮食材。”

 

渝鄉辣婆婆也面臨著原材料去庫存的問題,“我們春節期間采購了一批食材,外賣訂單消耗不完。于是,我們新增民生蔬菜外送業務。同時我們了解到,很多消費者也有這個需求。去庫存之后,這個業務也可以繼續發展。”李進飛說。

 

在疫情影響下,很多行業都受到了影響,餐飲企業的進貨成本由于運輸等原因也在上漲。對此,李進飛的解決方式是,“我早就給供應商打電話,我說我們得共渡難關,你們不要漲價,部分菜品最好降價,咱們是唇亡齒寒的關系,要一起挺過去。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和我達成共識,我們考慮把外送蔬菜業務發展起來,對他們也有好處。”

 

李進飛希望政府和社會各界能給餐飲行業一些支持和幫助。他說,“希望協調房屋租金、外賣平臺傭金、企業稅金等減免工作,為企業減負;同時,希望能減免社保費用、降低銀行費率及各種手續費的收取。”

 

“現在是餐飲企業的‘存亡’之際,我們要努力自救,但是現金流太重要了,在企業自身努力開源節流的同時,如果相關機構能夠提供貼息貸款,對我們會是莫大的幫助。”李進飛稱。

 

“希望大家對餐飲行業有信心!我們抱團取暖,翻過冰川,就是春天。”疫情期間,這位19年餐飲老兵一直在其朋友圈傳遞這樣的信念。

 

新京報記者 閻俠

編輯 王宇 陳莉

校對 李銘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17175捕鱼达人